1938年4月,八路军以一二九师七六九团、一一五师六八九团以及曾国华支队组成“路东纵队”(即平汉路以东),由徐向前副师长率领,向冀南平原挺进。

  当时日寇忙于南下西进,除平汉路沿线临清、威县驻有千余名日军外,其余冀南广大地区为“六离会”所把持。

  “六离会”又名“二坎会”。会众胸前戴“八卦”图案的红兜兜,头裹红布巾。参加“六离会”都要举行仪式:“具有神功的老师父”把用朱砂写的“发光明光灵灵光”七个字的黄纸条揉成纸团让其吞进肚里,说这样日后可以“刀枪不入、驱祸避劫”。

  “六离会”头目李耀庭“七七”事变后公开投日,大肆鼓吹“入会不当丁”、“家庭、村庄可保不受土匪侵扰劫掠”、“吞符念咒后可刀枪不入”等欺骗农民参加。不久,即采用“不入会就抄家、罚款”的手段强迫入会,致使会众数量激增。

  徐向前率部初到冀南后,考虑到“六离会”的成员多是受蒙骗的群众,不宜单靠武力解决,于是决定一方面对群众进行政治宣传;一方面派出谈判代表,与“六离会”的组织者协商解决冲突问题,并未将该会列为武装打击的对象。

  李耀庭却以为八路军软弱可欺,不但聚赌贩毒,还提出了“救民不救国”的口号,让会众威胁群众不准参加抗日队伍,甚至挑起与八路军的摩擦。5月11日,津浦支队政委王育民和通信参谋黄立祥等从南宫前往山东,行至南宫以东的小屯、张马附近,遭到“六离会”的无理纠缠。我方官兵据理力争,但李耀庭等竟唆使属下武装袭击我津浦支队,抢走电台、马匹,杀害我支队政委王育民以下20余人,制造了骇人听闻的“张马事件”。我军一行42人只有7人突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