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歌、跳舞、画画、书法、收藏……这些爱好,67岁的唐月云一个都不会,但这并不妨碍柯城区府山街道坊门街社区工作人员对她的推崇:“这个阿姨挺了不起的,从年轻时起就一直坚持着两大爱好。”

  究竟是什么爱好?带着好奇,8月26日,记者来到衢州市区美俗坊27栋,唐月云和先生郑冬木在此住了10多年。

  最显眼的,莫过于设在两个卧室的书架,尤其是主卧室的书架,房门进去右手边的位置,整整一大排,里面塞满了各种书籍。而在很多人家,这可是黄金地段,不做衣柜可惜了。

  唐月云却舍不得,对她来说,衣服穿几年就旧了,书籍却可以陪伴一辈子,所以,她基本上没有扔过一本书。也正因为如此,当初房子装修时,她毫不犹豫地把整间房的最好位置让给了书架。

  唐月云超级爱读书。郑冬木说,他最佩服妻子的一点,就是无论窗外如何喧嚣浮躁,她总能沉下心来静静地读书,有时候一读就是好几个小时。“她什么书都读,历史、演义类读得最多,其次就是世界名著,遇到好看的,她会反复读上好几遍,回回都读得津津有味。”

  唐月云还喜欢做读书笔记。采访间隙,她从卧室捧出3本笔记本,乍一看并不起眼,但翻开里面的内容,还是蛮让人惊叹的。这是唐月云做的内容摘要,基本上以历史、政治为主,也有诗词文学。她的字写得非常工整,重点部分还用红笔做特别标注。

  这样的笔记本,让记者瞬间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。学生做笔记是为了考试,唐月云说她做笔记,纯粹是为了加深印象,“既然读书,总要记得住内容,不然就是在浪费精力。好记性总比不上烂笔头啊。”

  除了读书,唐月云还爱好成语,具体表现在除了一期不落看完《中国成语大会》,她每天还要玩数个成语游戏。在她的手机里,收藏了多个成语小程序,别人玩手机是淘宝、发微信、看新闻,她却是玩成语小游戏,什么成语消消消、国学成语猜猜看、全民成语闯关等等。其中不少小游戏,她均取得不错的分数和名次,为此,她颇为“傲娇”。

  唐月云对成语的爱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。去年8月,她因为车祸住院治疗,躺在医院的日子,照旧每天玩成语游戏。

  唐月云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爱看书、爱成语。她说自己文化程度不是特别高,初中都没有毕业,退休前在百货公司上班,照理说跟文学搭不上多少边。

  “一个大约是我父亲的缘故。”她想了想,说:“我爸爸是名语文老师,虽然他常年在舟山工作,我们一家人是聚少离多,但骨子里我大概遗传了他的一点文学情结。”

  因为被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所折服,唐月云一直觉得,那些成语,那些诗句,神奇又优美,自带一种吸引力,牢牢抓住她的心。

  还得感谢那段青葱岁月。50多年前,唐月云作为知青中的一员,来到航埠(如今的柯城区航埠镇)插队。“那时候人们的生活相对贫瘠枯燥,白天干活,一到晚上无所事事。”幸好有一批爱读书的年轻人,夜深人静时,大家倚靠在床前,借着微弱的灯光贪婪地看书。很多人下乡时,把家里的书都搬过来了,没看够,正好认识学校图书馆管理员,就寻找各种机会到学校图书馆看。

  唐月云说,也正是那段时间,她阅读了大量著作,知道了《牛虻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发现了文字的神奇魅力,从此彻底沉迷。

  对唐月云来说,热爱读书、痴迷成语,这样的感觉真不赖。“有时候,我跟别人聊天,说到一些历史故事和英豪俊杰,或者冒出来几句成语,别人就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,问我是不是老师。”每每这一刻,唐月云就会想起一句话:知识是最好的精神食粮。